<ruby id="lnnff"><var id="lnnff"><address id="lnnff"></address></var></ruby>
<strike id="lnnff"><video id="lnnff"></video></strike>
<span id="lnnff"><noframes id="lnnff"><span id="lnnff"></span>
<th id="lnnff"><video id="lnnff"><span id="lnnff"></span></video></th>
<ruby id="lnnff"><dl id="lnnff"></dl></ruby>
<th id="lnnff"></th>
<th id="lnnff"></th>

“微光”講習營 | 徐嘉鵬:珍惜人生歷程中的每一個朋友

來源:深圳新聞網 發布時間:2022-04-08

編者按:“微光”講習營是由深圳市人才工作局、深圳市人才研修院聯合主辦的公益性演講活動,以“分享·連接·共創”為基本理念,聚焦深圳青創人才,講述他們的奮斗故事,傳遞奮進精神,讓人才個體的一束束微光逐漸匯聚,形成點亮城市的漫天星火。本期推出深圳田十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徐嘉鵬的演講,主題是《朋友》。


徐嘉鵬在“微光”講習營的演講視頻。

【演講全文】

大家好!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話題是《朋友》。

朋友,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概念。比起我們腦海里經常浮現出的朋友的面孔,可能我們現在更熟悉的是每天刷的朋友圈。有的友誼很短暫,有的很長久;有的朋友經常在一起,有的朋友通過文字照片溝通,情誼也不會變淡。在我不同的人生階段遇到的不同朋友,都會帶給我不一樣的幫助和啟發。

朋友是在你無助之時伸出援手的人

我在80年代初出生,兩歲隨父母來到深圳,我們這一代人,就是正宗的“深二代”。我跟這座城市基本是同齡,父母都是80年代初來到深圳的“拓荒?!?。我從幼兒園開始,就在蛇口的育才學校就讀。

在育才學校的同學們眼中,小朋友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都講著不同的口音,吃著不同的菜肴。在我們的世界里,完完全全沒有“本地人”與“外地人”這個概念,因為大家都是外地人。從幼兒園到高二,我身邊只有一位是深圳土生土長的孩子,大家反而覺得他很奇怪,因為他沒有“老家”。

我們的父母都忙于工作,都在為深圳的改革開放做貢獻,再加上我們80后又都是獨生子女的一代,所以身邊來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就成為我們生命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

印象特別深的一件事兒,有一年春節,我的壓歲錢丟了。每年,咱們就是指望著用這筆“巨款”去買玩具。結果我竟然把它弄丟了,那是我人生經歷的第一次“個人破產”。那段時間,我是極其郁悶的,做什么事情都不開心。我的小伙伴宋義奇知道了這件事情。他竟然查出了是誰偷了我的壓歲錢,還告訴了我們學校的教導主任,后來在老宋和教導主任的幫助下,那個同學最終把錢還給了我。

這件事情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件事讓我對“朋友”二字產生了不一樣的認識。朋友,是在你無助之時伸出援手的人。當時老宋的仗義,讓我至今都很難忘。

朋友是在你受困之時挺身而出的人

我在育才學校讀到高二,那個時候國內開始流行出國讀書。當時,國際上有一個叫做YFU的非營利性組織,這個組織很有意思,是用文化交流的方式,在不同國家之間組織學生們互相以寄宿當地人家庭的方式交流學習。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也參與了這個活動。

我很幸運,高三的時候通過這個活動,以交換生的身份去美國學習一年,按照當時的情況,交換生一般不會去諸如洛杉磯、紐約這種大城市,一般會把你安排在小城市。當時是2000年,我從中國的一線大城市,來到美國一個鄉村小鎮,是非常孤獨的,也有一些落差。給大家分享一下,我還記得剛去的時候,當地的家人朋友們遇到好吃好玩的他們都會問我,會關心我,比如“你們中國有沒有冰淇淋,有沒有煙花”這類問題,可見他們對中國的了解是非常少的,那個小鎮幾乎沒有華人。那一年我見到的亞洲面孔不超過10個。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有一天早上起來迷迷糊糊在洗漱,抬頭的一瞬間,看到了一個中國人,非常親切,擦干臉一看,原來是看到了鏡子里的自己。

這里有我的美國監護人,還有下一個我想介紹的朋友,就是我的美國老哥:Mark。Mark跟我同歲,每天跟我一起上學,自然而然也成為了我非常要好的伙伴。有次有一個同學,比我高一個頭,想找我茬,欺負我是個中國人。我當時非?;?,直接就當眾踢了過去。那個同學也有點懵,沒想到我會反應這么大。Mark當時就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站到我旁邊,很大聲地說“He is my brother(他是我兄弟)”。我瞬間就感覺到了非常強烈的安全感。從那之后,再也沒有同學欺負過我。

這件事,讓我感受到,朋友,是在你受困之時挺身而出的人。這個人不一定要跟你認識很久,不一定來自同一個國家,或者是講同一種語言。也正是因為有像Mark這樣的美國朋友們,才能讓我更好地融入當地的文化和圈子。

朋友是在你迷惘之時給你指路的人

做了一年的交換生,我短暫回國,然后又回到美國繼續求學。在我本科、碩士和博士期間,學校的氛圍很好,師長和同學們也在學術上給予了我們許多支持與幫助。我當時大三,離畢業越來越近,正處于接近大學畢業人生規劃的迷茫時期,我們這群小伙伴們來自美國的不同州、不同地區、不同專業,我們經常會在一起探討,大家會敞開心扉地分享自己的想法、自己不同的經驗,提出彼此的不同意見。在那段時間,我思考明白了接下來的人生方向。

朋友,是在你迷惘之時給你指路的人。博士畢業之后,我在美國工作,在波士頓的兩家創業公司工作過。在這兩個公司也都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交到了很好的朋友。這些照片記錄了我后來在美國工作求學的過程中與朋友的點點滴滴,有在學校的、有在實驗室的、有看球賽的、有野炊的、有萬圣節的等等。這些朋友們陪伴我度過了15年美好的留學生涯。

工作以后,我對“朋友”概念的理解又不一樣了。曾經的我覺得,朋友是一種依靠、一種需要,現在的我覺得,朋友是一種共存、一種支撐。我在美國工作期間,國內也經歷著天翻地覆的變化,我作為一個工科男博士,身處大洋彼岸,偶爾也會接觸到一些國內的機會。我意識到,我在美國所學的知識和經驗,在國內很有用武之地。于是,我在繞了地球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深圳,開始我現在的創業。

朋友是在你前行之時與你并肩的人

創業,是最孤獨的一條路。每天晚上,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睡覺,早上又精神飽滿地來到公司,周而復始。在這個過程中,身邊的朋友成為了我的精神支柱。多虧了這些伙伴互相支持,讓我在創業的路上,累并快樂著。

我們這群深圳的創業者,表面上看,籍貫不同、背景不同、圈子不同,但是細想,又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都來了深圳,都有著創業的激情。

朋友,是在你前行之時與你并肩的人。你所遇到的困難,99%你身邊創業的朋友也遇到過,直接去請教就可以。你所經歷的黑夜,身邊的朋友愿與你感同身受,共度長路漫漫。一個個創業者,就猶如一束束微光,照亮彼此。湊在一起,就是一團明亮的亮光。在這里,我也希望能多有一些像這樣的人才交流平臺,讓我們能夠結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深圳這片熱土上互相交流,啟發靈感,共同進步。

在人生的道路上,你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朋友,他們都曾在你某段人生路上為你指路,為你照亮過前方。但是也因為每個人的發展軌道都不相同,不可能永遠同頻,或許從此就各奔東西。所以,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珍惜他們陪你走過的那段路,為自己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正如周華健的那首耳熟能詳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迸笥咽嵌虝旱?,正如“那些日子不再有”。朋友只能陪你走一段,但是卻可能是你最需要、最難熬的時刻。朋友也是永恒的,正如那句“朋友一生一起走”一樣。朋友間互相幫助的精神會傳遞下去,那些閃光的回憶都不會忘記。等我們七老八十了,朋友們的故事串聯起來,就是我們熱血的、不曾被遺忘的青春。

一晚上玩弄两个女仆的胸
<ruby id="lnnff"><var id="lnnff"><address id="lnnff"></address></var></ruby>
<strike id="lnnff"><video id="lnnff"></video></strike>
<span id="lnnff"><noframes id="lnnff"><span id="lnnff"></span>
<th id="lnnff"><video id="lnnff"><span id="lnnff"></span></video></th>
<ruby id="lnnff"><dl id="lnnff"></dl></ruby>
<th id="lnnff"></th>
<th id="lnnff"></th>